丝瓜app下载污污的

【收集免费好书】关注v.x【】推荐你喜欢的小说,领现金红包!

其实,雍铭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打算,只待一些情况来加以验证了。

在这么想了之后,雍铭是持有一个宽松的心态来看待现在进行的这次交流的。

即便是邓成峰做不出一个明确的回答,雍铭也不会再给他什么压力,让他背上不应该有的负担。

自己的茶庄摊上了突然而至的命案,自己也因此失去了自由,经营多年,一直是顺风顺水的茶庄,生意遭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做为茶庄的当家人,邓成峰所受的压力是巨大的。

此时,雍铭不想再给他增添什么样的压力了。

一个人,若是一直处于精神高压的状态中,对其身体和心理健康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

眼前的这些烦心事已经够邓成峰受的了,雍铭是体谅他的。

而且,只有邓成峰能坚持住,精神不倒的撑下去,那这个案子在破解了之后,才是有意义的一件事情。

雍铭可不想在“瑞祥轩”茶庄发生的投毒杀人案被侦破之后,邓成峰的状态是不好的。

做为“瑞祥轩”茶庄的当家人,邓成峰一定要以一个不错的状态,来迎接那个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时刻的。

雍铭为此,是不惜运作一下的。

长发美女雪地漫步甜美微笑白嫩肌肤迷人写真图片

在破案之前,雍铭是不会让邓成峰受到冲击的。

这个冲击,既有着案件本身所带来的,也有着案件之外的因素所吸引来的。

雍铭将之已经括进了自己的考虑范围,自是不会大意松懈,以至于让邓成峰出现意外的。

在雍铭耐心的等待下,经过认真思索之后的邓成峰,才缓缓的说道:“贤弟,对你的这个问题,我刚才好好的回忆了一下。

我不在茶庄的时候,具体的情况是我不清楚的。

对于这个时间段里,鼻烟壶有没有被什么人拿起来过或是用过,我是没法回答你的。

但是,当我在茶庄的时候,于我的印象中,应该就是张先生在看到鼻烟壶以后,很是喜欢,曾经拿起来把玩过的。”

“邓兄,你口里所说的这个张先生,就是在茶庄里被人投毒所害的张台江吗?”

听邓成峰这么一讲,雍铭马上追问道。

邓成峰点点头,说道:“是的,我说的这个人,就是在我茶庄里面被人所害的张台江。”

“邓兄,你可是看到张台江,使用这个鼻烟壶了?”

这个问题是很关键的,所以雍铭向邓成峰再次确认的问道。

邓成峰没有任何犹豫的摇摇头,很是肯定的说道:“我可以确信的一点是,张先生只是拿起这个鼻烟壶把玩了一下,他并没有使用。”

对于邓成峰的回答,雍铭用点头回应着。

雍铭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却是没有喝水,只是为了看看水杯上的花纹。

“邓兄,张台江每次到茶庄来买茶叶,都是要在茶庄里坐一下,品尝一下新采摘或是刚到货的新品茶叶吗?

“是的,这位张先生特别喜欢喝茶。

起初,他在茶庄里挑选采购茶叶前,都是要先到茶案前好好的品品茶,再去买茶的。

后来,因为他经常光顾茶庄,与我茶庄的店员彼此间就相熟了。

在成了熟客之后,他一般就会在选购好茶叶以后,再好好的坐下来,聊天品茶一番,才离开的。”

邓成峰似乎是对张台江的情况很关注,说的很是详细。

“那他大概是多长时间,会来一趟茶庄呢?”

雍铭目光如炬的看着邓成峰,平静的问道。

“他来的时间,并不是确定的。有时候是一个月,有时候半个月,总之不是很规律。

但是有一点是固定的,那就是在一个月中,他总会来一趟的。”

邓成峰边回忆着,边回答着雍铭的问题。

雍铭点点头,在邓成峰说完之后,没有再说什么话。

盛青峰见状,很是心领神会的就走到会客室的门口,对站在外面的狱警,小声的嘀咕了一下。

已经被上面的人做了特别交代,要充分配合雍铭所为的拘留所的狱警,在知道此次会面结束了之后,就很是机灵的将邓成峰带回了牢房。

现在,拘留所的会客室里,就只剩下了雍铭和盛青峰两个人。

原本在会客室外面值守的另外一个狱警,早就识趣的闪到了走廊的端头,摆明了不会打扰他们两人之间的说话和商议事情。

“铭公,您是怎么来看待这个邓成峰的呢?”

盛青峰小声的询问着雍铭。

“看来,你是对他有判断了。”

雍铭笑着对盛青峰说道。

“铭公,您真是慧眼独具。我是有一个基本判断了,现在想听听您的意见。”

盛青峰微笑着承认了,雍铭指出来的自己的心中所想。

“在我看来,邓成峰是一个外貌与内心形成极大反差的人。他能将一个茶庄经营的如此有规模,没些手段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我们今日的出现,当可确保他在这里不受影响。不过,我会安排人再跟进此事,不能出纰漏的。”

雍铭说着自己对于邓成峰的感觉,也向盛青峰做着后面事情安排的告知。

“铭公,您是担心有人会暗害于他吗?”

盛青峰颇有些惊异的问道。

雍铭摇摇头,对此说法给予了否定。

“青牛,我不担心于此的。在这里,可能每日都会发生一些事情。但其中,一定不会发生有人想要害他的事情的。

不过,却是要防止别的事情发生。这害一个人,不见得是非要取人性命的。

我想,在有些方面,有些人是很擅长于此的。对此,我会做提前做好预防的。

虽然,我们现在就案情没有做探讨。但在与邓成峰交流之后,你我的感觉,应该是一样的。

这茶庄的案子,很有些古怪之处,有些事是不得不防的。”

雍铭压低了声音,说着自己的考虑。

“那铭公,我们现在可是要回分馆,还是要去……”

盛青峰的话还没说完,就在雍铭的抬手示意之下,马上停住嘴,没有再说下去了。

“既然,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了,我们也走吧。”

雍铭说着话,就站起身来,指了指会客室左侧墙面右上角的那排用来通气的排风口。

盛青峰看了看之后,就点点头,跟着起身,随着雍铭走出了会客室。

xiazaitxt